欢迎光临【短篇文章网】

短篇文章网

当前位置: 短篇原创文学>伤感文章 >> 感人故事

好读| 亲子鉴定师:我只是揭开谜底的人

2018-08-07 10:15:04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投稿

邓亚军是职业亲子鉴定师。从事亲子鉴定这10年,她经手了两万多宗案例,每一宗案例背后,都有着外人不能知晓的悲欢离合。

非常善良的男人

李银河说过:“如果夫妻之间很有感情,根本不会去做亲子鉴定。这么在意孩子是不是亲生的,证明夫妻关系本来就是不稳定的,这项技术,只是证明了夫妻相互之间的不信任。”

由于怀孕、分娩的过程都由女方完成,在生活中占主导地位的男性,一旦对孩子的血缘关系产生怀疑,经常就会成为“弱势群体”,这也是为什么90%的鉴定委托人是男性的原因。

30岁的黄伟群,在北京一家跨国公司上班,工作后认识了刘萍,两人年纪相当,外貌般配,恋爱一年后组成了家庭。

2006年1月,刘萍生下了一个六斤多重的男婴,一家人为此都非常高兴。可是在医院,他意外地发现,自己是A型血,刘萍是O型血,孩子却是B型血,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。

黄伟群觉得,一定是医院把孩子给抱错了,为了找到证据,他决定带着妻子和襁褓中的孩子做一次亲子鉴定。

这真是个非常善良的男人,他只想到可能是医院抱错了,而没有想到还可能有其他原因。

取完血液样本后,夫妻俩抱着孩子离开。外面冷,黄伟群把车开到楼梯口才让刘萍出来,他小心地把母子俩接到车里,这个场面让邓亚军觉得很温馨。

七天后,鉴定结果出来了,黄伟群不是孩子的父亲。

在电话里,邓亚军如实相告:“医院没有抱错,孩子不是你的,却是你爱人的。”

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吭声,好久才把电话给挂上。

过了好久,鉴定结果也没人来取。邓亚军再次给他打电话,那边说:“好读| 亲子鉴定师:我只是揭开谜底的人

结果不打算取了,您帮我把它销毁了吧。”

原来,刘萍在他得知结果那天晚上,向他坦白了。孩子,是她以前的恋人的。因为婚后有一段时间,黄伟群非常忙,很少照顾到刘萍,她以前的男朋友忽然又联系上她,两人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暧昧关系。

后来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从日子上推算,应该是前男友的。她把这事告诉了前男友,对方一听,就说这跟他没关系,让刘萍自己解决,后来干脆避而不见,刘萍很伤心。

而黄伟群知道刘萍怀孕后,却非常高兴。本来想去流产的刘萍,多少有些侥幸心理,决定还是把孩子生下来。没想到,孩子的血型,把秘密揭穿了。

那天晚上,刘萍把一切告诉了黄伟群,哭着请求他的原谅。

ldquo;我考虑了很久,还是决定接受这个孩子,好好抚养他长大。”黄伟群说,“另外,我也不想失去这个家……所以,就当一切没发生过。”

中国是个血亲社会,男方对血脉关系尤其看重,很多男人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,会选择离婚。所以,黄伟群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男人。

钱能解决问题吗

如果你问邓亚军,做过那么多亲子鉴定,男人和女人究竟哪一方更让人同情?她的回答,既不是男人,也不是女人,而是孩子。

很多年以前,S就是当时国内数得上的青年男演员,在很多观众耳熟能详的电影里饰演男一号。

功成名就之后,S结婚,有了孩子。后来,S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。多年以后,沉寂已久的S,忽然再度火了起来,重新成为家喻户晓的演员。

忽然有一天,一个以前与他好过的女人找到他,说自己生了个儿子,是他的。

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。对方却说:“你爱信不信,大不了我把这事捅出去。”

只得尽力安抚。又等了几年,孩子已经上学了,S的态度,始终不清不楚,以拖为主。女方于是向S提出了最后的解决方式:钱。

不在乎钱,他在乎的,还是这个婚外生的儿子,究竟是否与自己有血缘关系。于是,他准备带孩子做一次DNA亲子鉴定。

并没有直接出面,而是通过其他途径,辗转找到邓亚军。这几年,明星、名人的亲子鉴定委托并不少见,绝大多数鉴定是在非常隐秘的状态下进行的。

鉴定结果显示,男孩的确是S的亲生儿子——这个结果,虽然让S有点意外,但也不无惊喜。很快,他给了孩子母亲一笔钱,把孩子带走了。

为了事情不被外界知晓,他并没有将孩子放在身边抚养,而是送到了外地。

一般人可能会觉得,这个孩子苦尽甘来了,其实未必。孩子尽管有个明星父亲,但并不能像别的孩子那样光明正大地享受父爱,反而连母爱都失去了。

有一年父亲节,邓亚军看到S在电视上做节目,讲自己的家庭生活,如何做一个好父亲,提到很多他和孩子相处的细节。

只是,他口中的孩子,是指婚内那个已经成年的孩子,至于那个现在还很小,正需要父母疼爱的孩子,大明星只字未提。

他们其实都知道

每一桩亲子鉴定的背后,都有一个甚至几个家庭悲喜剧。有的人把亲子血缘异常当作离婚的武器,有的在血脉亲情背后,牵扯着金钱之争、豪门恩怨。

ldquo;无论男人还是女人,无论鉴定结果是怎么样的,他们都会面对现实,去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。可是,孩子不一样,孩子太无辜了。”邓亚军说。

邓亚军无法忘记那些来到鉴定中心的孩子,无法忘记那些孩子的眼神。尽管他们年纪很小,但是一看他们的眼神,你就明白,他们其实什么都知道。

有一个单身母亲,独自把孩子拉扯大,后来遭遇生活变故,不得不放弃孩子。做完亲子鉴定,当母亲把孩子亲手交给他的父亲时,伤心欲绝。而年幼的孩子,那眼神中流露的东西,让已经做了母亲的邓亚军,心里总有撕裂般的疼痛。

ldquo;DNA亲子鉴定只是一项技术,”邓亚军经常这么告诉自己,“谁也不应该拿道德的标准去要求一项技术。”但实际上,这种看似错位的要求,从她接受第一桩亲子鉴定委托时,就已经体会到了。

邓亚军所在的这个中国最大的亲子鉴定机构,每年都要接受好几千例鉴定委托。

这意味着多少个家庭因此而解体,或者说它给多少个家庭带来一场八级地震?邓亚军不得而知。

有时候,邓亚军这样安慰自己:“我不过是揭开谜底的那个人。”

(来源:《特别关注》杂志)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