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【短篇文章网】

短篇文章网

当前位置: 短篇原创文学>散文精选 >> 抒情散文

离乡别土组曲

2020-07-07 10:24:16 作者: 0人读过 | 我要投稿

雪痕

一场雪过去,另一场雪又来了。站在窗前,阅读城市雪花漫舞的天空,高高的楼房像一块块洁白的床单,飘扬的鲜洁埋葬了肮脏。雪花覆盖的房屋,像一只睡着的手表,静静地冬眠。一切是那么静,那么美,也那么冷!

北方的雪像南方的雨,司空见惯。南方的雪就新奇了,特别是云贵高原的雪,望穿秋水也难逢难遇。终于遇到一场雪,我想起了母亲,去了另一个世界的母亲。我读初一那年,家乡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。大早母亲上楼来,搓着手说:“下雪了,多睡一会。”听说下雪,我哪里睡得住,一骨碌翻身起床,向村里走去,觉得就像走在仙境里,又仿佛置身一幅明丽的山水画中。一路遇到的男女老少都很高兴,个个脸上挂着幸福,好像过年一般。

吃过午饭,与家人说要回学校,全家人都反对,二哥说杀年猪,弟弟又生病在镇卫生院住院,劝我不要去了。我说没有请假,执意要走。母亲知道我的犟脾气,她违抗家人的意愿,送我出村。冽风凛凛,雪大起来了。母亲跟在我身后,送我到村头,把一件大衣款式的短雨衣披在我身上,左叮嘱右提醒:“走得多累都不能坐下,一坐下就会冻僵的,就会起不来。”当时我嫌母亲左叮嘱右提醒啰啰嗦嗦,体会不到“儿行千里母担忧”的心情。

空中飞着雪花,冷风在耳畔嚎叫。我走出好远,回头还见母亲站在村头的雪地里。她的身影显得那么矮小,就像画在白纸上的一个小小的感叹号。

我第一次单独走长路,又是雪天,心里确实有些害怕,走一段路就回头望望,生怕有什么坏人来害我。山如银簇,林似雪人。可我没心思欣赏,走得实在累,很想坐下歇一会再走,但一想到母亲的话,马上打起精神赶路。脚下发出“吱吱”的声响,就像母亲温暖的话语。

大约下午5点多,我终于到了学校。我的语文老师何宏扬把我领到火塘边,老师们围过来问寒问暖的。何老师给我倒水,把火塘里埋着的洋芋翻出来,拍拍灰扔给我。那天全校的学生只有我一个人来。第3天学生才陆续到齐,何老师开了专场班会表扬了我。

一个人历经生活的风吹雨淋,许多人和事自然变得模糊,心里多了寒冷少了温暖,但那场雪在久远的记忆中却清晰如初。母亲在寒冷中给我的温暖,浓烈似酒,坚实如铁,似雪地上的脚印,刻骨铭心地弥留人生的长廊,令我百读不厌。

现在,母亲穿上黄土的衣裳,把我留下。这世界,永远没有了母亲的温暖。我又想起那件风雪中的短雨衣,想起母亲左叮嘱右提醒的温暖。是母亲,为我赶走寒冷;是母亲,温暖了我人生的冬季;是母亲,使我相信,寒冷中会有温暖,冬天失去的,春天会返还。

黄花地

金沙江畔的滇中高原,藏着我的故乡,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庄。

童年的记忆中,那个被称为“鱼米之乡”的坝子,压根儿没报刊上吹得富丽堂皇。村民生活拮据,缺衣少粮,家乡在我的日记里,黯然神伤。

故乡虽然贫穷,有一样东西却很富足,那就是油菜花。万物复苏的春天,房前屋后、满田满坝的油菜花,神采飞扬,无边无岸,在湛蓝的天宇下,铺展金黄。“碧云天,黄叶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”王实甫《西厢记》中的经典诗句,似故乡的模样。

春日的阳光像块白手帕,很温暖。天空像块蓝床单,田野五彩斑斓。田埂嫩绿的小草,鲜活灿烂。格外娇黄的油菜花,在春风的亲吻下,睁开眼,一朵朵,连成片,汇成海,大气磅礴。我和小伙伴们像群小松鼠,溜进黄花地,找猪草,捉迷藏。春天属于我们,黄花地属于我们。

生活如歌,可惜岁月匆忙。日子还没通知我,就把一个油菜花般天真烂漫的儿童,变成忧郁的少年。没有不散的宴席,欢乐的音符不可能永远没完。童年走了,我也走了。13岁那年,我背着简单的行囊,揣着少年的心跳和向往,离开故乡。

此后,故乡成了偶尔栖息的驿站。每次回去,父母总给我一颗冰心带来温暖。现在,亲人已经长眠地下,几年回一次,带回的是陌生和伤感,仿佛虚拟的故乡。纵令如此,我依旧怀想,那毕竟是我的衣胞之地。漫漫人生路,有多少美好的记忆,值得回味;有多少温馨的图画,需要珍藏。每次回去,我总要去田坝走走,呼吸旷野的新鲜空气。遇到春天,总要去房前屋后,看天,看油菜花。

转眼几年不回故乡,今年暮春,回去给父母打碑。宽敞的沥青路上,车鸟奔忙。透过车窗,阳光下,黄花地扬着笑脸,递给我满眼金黄。这是故乡,纯真的记忆霞飞,阳光依然灿烂,油菜花依旧金黄。

下了车,走上熟悉的老黑桥,远眺正在支砌、治理的草海河,突然发现,家乡变了。也许,一直没有变的,是我那片油菜花般金黄的幻想的天空。我突然明晰,我为什么在异乡行走艰难。

踏上乡间小道,霎时被黄花绿海包围。边走边看金灿灿的油菜花,欣赏无边无涯的养眼的黄。抬头望天,天上依然笑着太阳,虽然少了些温暖,依然像童年的天空,泛着光芒。其实,梦想,只有沉醉在黄花地般的美景中时,才有存活的希望。

我期望,我和我的故乡,都孕育着更美的春天。

飞流溅起的歌

久居城里,心中积淀了太多的喧嚣,总对山野生发莫名的向往。今春再去响水箐,路边冒出巨石路标,羊肠山道也变成石板路,有种“更新”的感觉,过去“响水瀑布何处去”的迷茫烟消云散。

响水箐是云南楚雄紫溪山风景区一个有特色的景点。我们轻快地走在蜿蜒弯曲、峰回路转的石板路上,路畔的一草一木仍溢着昨日的芬芳。春风卖力地吹,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呜哨成歌;鸟儿拍着翅膀,在枝叶间嚷闹;松果、半夏、野棠梨也不甘罢休,到处争艳;蜂蝶扬着翼翅,在花丛中舞蹈。真是: 野径春风随意剪,满山蜂蝶花上飞。

沿石板路越往下走,越显得陡峭险峻。虽然靠箐底的一边都设了护栏,大家还是小心翼翼。终于,有潺潺的水声传来,透过参天古树,依稀可见一条瘦瘦的“水晶”飞奔而下,像一串珍珠高挂悬崖峭壁,又像一幅白纱飘扬深山密林。灿丽的阳光下,心,真的醉了!

近年天旱水少,瀑布也少了壮观,但不影响观赏。站在近处的巨石“观景台”观瀑,目光正好逮个正着。如诗如画的意境直奔眼底: 水帘随风轻飘,一波三折,似少女飘飘长发;四溅的水花如百鸟欢歌,近之湿襟,响声隆隆,慑人心魄;水潭里,螃蟹、蝌蚪、青蛙之类的小动物健壮鲜活的身影,把瀑布衬托得更加生机盎然。在此饱览大自然巧夺天工的神韵,心灵会震颤,意志会穿越千山万水,将梦点燃。

水清树翠的山箐四周层峦叠嶂,山青林茂,像个天然的大花园。大青树苍郁苍茫,云南松苍翠苍劲。怒放的红马樱似炫目的新娘,仿佛积攒千年万年的热情,要穿越生命的季节,在春日的新绿里骄傲成无边的火焰。柔媚的红杜鹃像小狗吐着舌头,映红群山,真格的“映山红”。

凉意跟我来,阳光也正好。山箐宛如光焰夺目的五彩石,使人如入迷蒙仙境,让人带着原始的自然返璞归真。在这里,可以陶冶性情幻想浪漫,可以逃避人间羞恶让疲惫的心松绑;在这里,仿佛走进世外桃源,思绪清晰可感。

静坐石凳歇息,偶尔会听到牛蛙的一声大叫。清澈的溪流安静地走过,没有一丝张扬的痕迹。这样一派秀丽的景色清幽的环境平和的景象,却源于瀑布的粗犷,它潜在的力量令人惊叹!忽然间,我觉得人生的成功与这瀑布相类,内心便充满对未来的憧憬。细细思来,又感觉憧憬未来有些虚无,只有走在现实的大地上,才觉得踏实。其实,人都是在矛盾中生活的,这就孕育了平凡日子里的不如意,每天都会有烦恼,每年都会有忧伤。生活就是这样,有幸福就有痛苦,有欢乐就有烦恼,有顺境就有逆境,有成功就有失败。就像眼前的苍松灌木,有阳光就有阴影。当阴影遮到我们身上的时候,要看到前面灿烂的阳光,要相信阴影会褪去,阳光会走来。

回来的路上,不时遇到三五成群的游客来来去去,幽静的响水箐一点也不寂寞。谈笑间,我们又回到坡头水清得发绿的镜湖。上次我们一家来看瀑布,没路标,路难行,见湖边有个饭馆,便进去问路。业主小罗很热情,问起门口“紫光湖边菜饭香/响水箐畔樱桃红”的对联,他说是紫金村委会当书记的父亲作的。顺路进去一问,已易主,顿生人去楼空的茫然。八年不长,我们却老了一截,逝去的日子无法还原,一切已是昨日黄花。

夜宿万松林山庄,空气中还漫着响水箐原始森林醉人的诱惑和飞流溅起的潇潇轻歌。

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